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缘来有约:掌柜,求放过

第四十八章:黑蚂蚁

  而早就埋伏好的护卫也顿时点起火把涌进屋中与黑衣人厮杀,曲小陌瞧着很明显已经被围困的几个黑衣人,咽了口唾沫,悄悄挪着身子朝已经把战场交给金十三和几个护卫的金蛰,蹲着身子一脸惊恐的拉着他的衣摆,道:“大、大、大掌柜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是来杀我还是来杀您的啊?”

  按理说她重生了这般久,得罪的人也就只有周媚与裴玄青,还有那个京城里劳什子吴桂的,但这几个人不可能请到这般厉害的杀手吧!瞧着他们都能跟那些护卫打个平手,定然不是普通杀手这般简单,肯定是来杀金蛰的。

  但倘若是来杀金蛰的那为何要闯进她的房间?要不是金蛰恰好在,她怕是要在睡梦中稀里糊涂的就翘辫子了。

  金蛰低头瞧了她这般没出息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角,道:“来杀我的,只不过怕是走错门儿了。”

  她就说肯定是来杀金蛰的嘛,她为人处世这般好,哪里会有什么仇家:“他们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金蛰抬眸瞧着犹如困兽之斗的黑衣人,瞳孔一眯冷声朝金十三他们几个吩咐道:“留活口。”

  而听到这话的那些黑衣人下手更狠厉了,但半晌过后终究是抵不住,一共六个黑衣人除却进门就领盒饭的那个,剩下的五个死了两个,一个被砍去了一条手臂,而另两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被金十三他们给活捉了,还挨个卸了下巴,生怕这些人服毒自尽。

  那些黑衣人被拖下去后,曲小陌便也不敢留在自己的房子里了,扯着金蛰的衣袖可怜兮兮的道:“大掌柜的,这里都是血迹,我去客房睡一晚上吧。”

  不光是血迹,这打过架的地方就跟龙卷风到过一样,桌椅之类的全都被刀剑切成一块一块的都赶上木屑了,方才借着火把瞧了一眼,就她那张床和床边的衣柜还是完好的,其他东西全都碎光光,不过这些东西不用她出钱,她一点儿都不心疼。

  金蛰瞧着门都被方才的打斗给卸了,默了半晌道:“去我房里的软塌睡吧,客房不安全。”说完便抬着步子出了门。

  曲小陌苦着脸,这些人都是来杀他的,她跟他睡同一个房间才不安全呢,但她又不敢反驳,只得转身抱着枕头被子,垂头丧气的跟在他身后。

  自在她房中一翻大战后,后半夜便没有任何动静了,曲小陌在金蛰的房中睡了一夜,大清早的便起来收拾收拾自己伺候金蛰起身,用过早膳后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昨夜天儿黑没太瞧出,今儿一见这哪儿是龙卷风过境,简直就是宇宙大灾难,当真只有她的床和那衣柜是完好的,屏风、桌椅、花瓶、还有以下摆设的物品,都碎成渣渣了。

  这间房间原本听说是给主子备用的劳什子通房住的通用房间,大户人家的宅子都有这么一间屋子,因着金蛰没有通房侍妾,便亲手指给了她住,而她也觉得住得近点儿好伺候,况且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所以里边的东西没撤下过,都是挺贵重的。

  但经昨夜那一场架过后,那里还瞧得出来那些个瓷瓶玉器的模样,瞧得她心疼死了,要是拿出去卖不知能赚多少银子呢,惋惜了半晌才叫管家派人来收拾收拾。

  而金蛰吃过早膳后便跟着金十三去了院中的地牢,昨夜抓住的三个人都被绑在架子上,身上的伤口并没有被包扎,反而增添了不少的鞭痕。

  金蛰扫了一眼问一旁手拿染血鞭子的护卫,问道:“如何?”

  那护卫朝他拱手道:“禀主子,他们牙里藏的毒药都已经被取出来,但无论怎么鞭打用刑都无人开口。”

  “倒真是几个硬骨头。”金蛰目光扫过三人落在了断了臂的那黑衣人身上,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朝金十三吩咐道:“去,寻蜂蜜来,照旧。”

  金十三闻言挑了挑眉领命退下,金蛰则让人搬来了一把椅子和茶,悠哉悠哉的看着那三个浑身染血的人品茶。

  没一会儿金十三便带着两人回来了,一人手中拿着蜂蜜,一人则提着一个布袋子。

  金蛰瞧见唇角一勾指着那断臂之人吩咐道:“抹上。”

  那断臂的黑衣人目光凶狠的瞪着金蛰,但手脚都被绑的结实,且自己断了一臂,凶狠的目光也不能撼动那坐在椅子上品茶的金蛰分毫。

  而得到金蛰命令的护卫抱着蜂蜜罐子,让人扒开那人的衣裳,把蜂蜜细致的涂上每一个伤口上,自然断臂口子也不会放过。

  待涂满了蜂蜜,便见那拿着布袋的护卫施展轻功跃到其捆架的上头,几开布袋朝他身上倒出袋子里的东西。

  只见一只只黑色的大蚂蚁瞬间爬满他的全身,那人起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然而没过一会儿一阵阵刺疼的感觉涌入脑海,只见一群黑色的大蚂蚁在其身上攀爬,因着伤口图上了蜂蜜,那些蚂蚁便一个劲儿的往伤口里啃咬,挤进血肉之中,犹如万千只虫蚁在身上啃食,痛得那人大喊出声。

  而金十三寻来的那些蚂蚁唾液之中是带着些许毒素的,伤口沾上后痛感便放大了几百倍,这比鞭子、酷刑、和断臂还要疼上一万倍。

  没一会儿便见那人在黑蚂蚁的啃咬下,浑身鲜血淋漓,一大半的蚂蚁都在其皮肉下爬行,痛嗷声响遍整个地牢。

  金蛰则还是斯条慢理的品着茶,好似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场戏剧,并不是酷刑,另外两个黑衣人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只见那些蚂蚁全都爬到了肉里,而同伴的哀嚎声渐渐的弱了下来,目光也开始翻白,最后竟然就这么被蚂蚁活活给咬死了。

  这时金蛰才放下茶杯,抬眸瞧着架子上的两人,凉凉的道:“两位可要试试?”

  剩下的那两个黑衣人惊恐的看着他,而金蛰确实一副略带懒散的模样,道:“若是蚂蚁不过瘾,那老鼠也成,只不过抓老鼠在饿它个几天费点儿时间。”

  两人顿时感觉从脚底凉到了心,对死他们不怕,各种酷刑也是能顶得住,但这般的死法谁能顶得住啊!

  一个很明显意志有些动摇的黑衣人,冷声道:“我说,但要给个痛快。”

  “好说。”金蛰勾起一抹冷笑

  从地牢出来的时候金蛰面色如冰,踢掉鞋尖上的蚂蚁踩死后,冷声吩咐身后的金十三道:“把金十六叫来。”

  “是!”金十三拱手率先退出院子。

  金蛰这才慢慢的朝自己的院子走去,那冷眸轻眯,果然是冲他身上的东西来的,三皇子么?那个被老皇帝宠废了的人,不过是别人手上的刀,他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竟敢背着他把消息透露给了了三皇子,也是时候清一清那些塞进来的人了。

  步入院子便瞧见曲小陌正在手插着腰的指挥装门的工匠,瞧着那纤瘦的小腰不由地回想起昨夜手下的触感,有些微微闪神。

  而曲小陌扭头便瞧见其站在院子门口,便小跑着过去请安:“大掌柜你回来了。”

  “嗯。”金蛰回神应了声,道:“去给准备热说,我要沐浴。”

  “好咧,小的马上去。”曲小陌开开心心的朝外边奔去唤人提水。

  这里要比在京城好多了,在京城金蛰的洗漱水都是她自己提,什么都得亲力亲为,在这儿让小厮们把东西都准备好自己在端进去想必舒服多了。

  厨房都是时常背着热水的,曲小陌刚吩咐下去便有小厮抬着浴桶过来,等灌好了水后,便给金蛰更衣。

  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当初在凤来村的时候她什么没见过,这会儿不过是给他脱个衣服搓个背而已,况且这人也知道羞,穿着底裤下水的。

  给其搓背间,曲小陌想起昨夜那被抓的三个人,便问道:“大掌柜的,昨夜那三个人怎么样了?”

  “死了。”闭上眼睛十分享受的金蛰开口道

  曲小陌搓澡的手顿了一下,而后才继续搓,道:“大掌柜的,您到底得罪了谁啊!这一天两头的都跑来杀您。”

  “不知道,生意上的敌手吧。”金蛰并不想让她知道的太多。

  而听完他这话的曲小陌暗自瘪了瘪嘴,谁信啊!谁家做生意还要请杀手三天两头的追杀敌对,也不怕被人告到官府,除非弄得别人倾家荡产还两说,但倾家荡产了谁还有钱去请杀手,这话骗小孩呢。

  知道金蛰不想告诉她所以那这话搪塞,曲小陌便也不再问,反正那三个人死有余辜,她可不是什么圣母婊,若昨夜他们没被发现,死的可就是她了。

  给金蛰认认真真的搓好了背,又洗了头,才出屏风让他离开浴桶自己穿好衣服后,才提着桶把洗过的水往外灌,收拾好了屋子才拿着帕子让金蛰去院子的树下晒太阳。

  昨夜虽连夜下了大雨,但好似天快凉的时候便停了,今儿日头倒是晴好,只不过自己的屋子就闹心了,还好没有把房顶给捅破咯,不然今儿怕是还要在金蛰屋里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