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这个女鬼有点怂

这个女鬼有点怂 何当一雨 3965 2021-02-19 22:31

  兵器相撞的声音在本寂静的林中尤为明显,像是要竭力打破一池春水的石块,声音打破原本的静谧。马蹄声像是受到了指引,向着打斗声源靠近,随之而来的,是隐隐的火光。

  “救命啊!”即使是打斗声也掩盖不住司言的哀嚎,“要死了!要死了!”他发誓,这绝对是他最后一次多管闲事,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别管是谁,他都绝对不理了,太可怕了,刚刚那个刀离他只有几公分啊!

  容裳离司言最近,有些无奈地替他将伤害挡去,并将他护在身后,听他还在小声嘀咕,便是一声呵斥:“闭嘴。”

  司言当真闭了嘴,倒不是真的迫于容裳的怒斥,而是他发现,他们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刚想说一声有救了,便见数支箭向着他们射来。这简直是无差别攻击啊!射箭之人确定是救星吗?他怎么觉得对方想让他们都死在这呢?

  打斗中的人早已经顾及不得敌方之人了,纷纷想尽办法躲避箭雨。

  “丞相大人好气魄啊。”不知何时,君无咎已经站在了来人身后,而他手中握着的正是其中一支射向他们的箭,箭头直指领头之人。

  大秦丞相晏城,当真是数一数二的权贵。提起他,众人先想到的不是他优秀的相貌或者超越常人的才干,而是他身后强大的晏家。

  晏家人世代为官,且不论自家后生,单说晏家的门生就遍布朝堂。到了晏城这一代,晏家更是世家中少有的尊贵之家。而晏城身为晏家的继承人,不负所望不足二五便已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世人皆言晏家清正忠诚,而君无咎却知道他们不如传言的那般,他们的忠诚也是对晏家,而不是大秦,更有甚者,晏城谋逆之心已然有所表露。不然,身为文官之首,他身后这群堪堪对比死士的队伍又是因何培养?

  晏城伸出手,命令射箭之人住手,但脸上却是波澜不惊,似乎认准了君无咎不会杀他。

  君无咎确实不会,但这不妨碍他将对方当作人质。

  箭头指着晏城脖颈,两人一步步走入现在已经静了下来的人群。

  似乎是没有想到来人会是晏城,蓝子休先是微讶,然后心中便是一沉,这丞相并非他与皇兄的人,甚至明面上不是任何一派的人。原本以为他是想要观望再做打算,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而且,他刚刚是真的想要将他射杀于此!

  现在不管丞相为何会在此,情况总不会对他有利就是了,蓝子休在考虑杀人灭口,将丞相留在这里的可能性有多大。

  蓝子休的念头刚起,便听到晏城说:“王爷怎会在此?”

  这是在装不知道?蓝子休在心中冷哼,信他才有鬼!

  “本王自是听闻敌方探子的消息,前来围剿的。”虽然心中不满,亦不想解释,但晏城在秦的势力不容小觑,甚至深不可测,而他更不能留下把柄,“不知大人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呢?”

  “本官自然与王爷一样,”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本官还听说君无咎之所以能如此顺利的出城,是有人接应,不知王爷您是否知道此人是谁?”

  “本王如何知晓!”蓝子休冷然道。现在他越发感受到晏城的不安好心,亦隐隐后悔起此次的行动。余光扫视淡然的君无咎并示意他不要出卖了自己,如今,他可是唯一可以令他们离开的人。

  但君无咎显然不受他的威胁,他可没有忘记刚刚某人翻脸不认人的行为。

  “这是谁啊?”容裳在君无咎耳边轻声问,“看蓝子休的样子好像对他忌惮得很啊。”

  “大秦丞相晏城。”君无咎回道。

  “哦。”容裳看着虽被胁迫却坦然自若的俊秀男子,微微点头。晏城此人,外界但凡评价,都会言一声优秀,如今看其样貌心态,倒是担得起。

  “你这次来秦国是为了他?”容裳问。没看出来啊,这人竟然是个有反骨的,不过这对他们有利而无害。

  “不是。”君无咎摇摇头,思虑片刻,又说:“他算是意外之喜。”

  “那你来是为了谁?”容裳问,“成功了吗?”

  君无咎摇摇头:“没有,对方胆子实在太小,没有万全的把握是不会行动的。”不过,这世间有什么能保证万全呢?而且,想不劳而获,只怕是做梦。

  “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两人旁若无人的交流终于引起了晏城的不满,这两个周人在他一个大秦丞相面前交流策反之事,还如此不避讳,真的好吗?

  “你很介意吗?”容裳问,从他刚刚的行为来看,此人恐怕巴不得他们搞些事情吧。

  似乎是没想到容裳会如此问,晏城愣了一下,接着摇头,他确实不介意。不过他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吗?一个刚见了他的人也看出来了。

  既然如此,又有何好避讳的。

  “你们的人要如何,我们不管,不过你现在在我们手里,最好让你们的人撤退,放我们离开啊。”司言这时候插进来,他可不要再留在这种地方了,虫子多不说,关键要命啊。

  “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让你们离开。”晏城看着君无咎说。本来想把人都杀了再搜身,找到他要的东西,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什么东西?”司言问,他就好奇了,君无咎好像和他没有什么瓜葛啊,怎么会有他想要的东西,莫非是最近发生的?

  “放了丞相,本王放你们离开。”见晏城与君无咎等人密语,蓝子休怕他们达成什么不利于他的交易,主动道。

  “听见了?不用交出东西,我们也能离开。”君无咎说,“不过丞相大人今日胆敢射杀当朝王爷的罪名怕是要担着了,毕竟你可是没有什么证据给他安排罪名。”

  “你想如何?”晏城盯着君无咎说,“别忘了,这里还有我的人,他说让你们离开你们就能离开吗?”

  “所以才要劫持你嘛,是不是傻。”容裳笑着说。

  晏城再次被磕得说不出话来,眉毛拧成一团,盯着容裳,只觉得面前的女子好生不讨喜。

  “你知道的,东西交给我,对你们只有好处。”晏城说,他倒是没想到,事情会出差错到这种地步,倒是自己骑虎难下了。

  “也是。”君无咎点头,“可就这样交出去,不换些什么好像不甘心呢。”

  “你!”晏城气结,这人还真是贪心,“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会有人告诉你,现在先放我们离开吧。”君无咎说。

  晏城虽然不满,但不得不命令开出一条道路,放他们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