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别人的坟墓不要踩

别人的坟墓不要踩 吟月白 3976 2021-02-19 22:32

  “月染小心!”我喊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明显已经晚了。

  红断已经来到了月染的身后,单手探向他后心。

  月染不以为然,心想哪怕红断偷袭他,也破不了他强大的魂力屏障。

  可当红断的手指从月染的胸前钻出来的时候,我只来得及看月染瞪大的双眼,连一个音节都没来得及发出嗓子,就气息全无了。

  红断狞笑着,抽回手,伸出舌头舔着手上的鲜血,目光一转,瞪向我们。

  她想不留活口!

  只见红断身形一动,直接闪现到我们两人跟前,抬手抓住我们的脖子,指尖用力!

  窒息……原来可以只需要一秒钟。

  我闭上双眼,心里想着,死了就能回去了,别挣扎了,就这样吧。

  可是……我不甘心!

  凭什么拥有强大魂力的三人,要被这看似名不转经传的红断轻易秒杀?

  凭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要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送回原世界?

  谜题还没有完全解开,红断到底是谁还没弄明白,神秘人的目的呢?噬魂珠为什么会被辟地以外的人炼成,草原灵族的背后之人是谁?

  这些,我完全都没来得及弄明白,就要被杀了吗?

  我不甘心,不甘心!

  泉泉明显比我想的还要少,他牵着我手的手指用力捏住我的手,他想的只是不想让我用这种方式死在他眼前!

  所以,他用魂力沟通给我两个字:回转!

  可是,我做得到吗?

  凝固在我灵魂里的倔强,比我的脑袋更容易冲动。

  当回转两个字在我的脑袋里炸响的时候,我的灵魂回路就已经在催动魂力了,一声铃响,是守魂铃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两人凭空消失在红断的手掌心,来到了一片狭小的空间。

  这是哪?

  “老公,上一次打布和,时光回转可以当做定身用对吧?”我面对此情此景,十分不确定的问被百科全书《开天法则》的主人。

  泉泉点头,他也在环顾四周:“维持周围时间停止,也算是时光回转的应用方法。”

  “但是,刚刚那种情况,我如果不把咱两人牵到另一处空间,她不动,咱俩也不一定逃得出来对吧?”我继续问。

  “那肯定,只能像你以往一样,跑回开天的空间,再回去。”泉泉拧着眉头:“但是你现在进不去开天的空间,所以……来到了这片空间。”

  我有点头疼了,这个地方算空间吗?我俩并排站着都能感觉到四面都是墙好吗?这空间一平米不到吗?

  “老公,你觉得这是哪?”千万不要和我想的一样啊!我可不希望这一平米不到的小旮旯是属于我自己的空间!

  泉泉安静了几秒,回答道:“你的空间。”

  我欲哭无泪:“开天说过凌家的人有一定几率打开属于自己的世界,心胸有多宽广,世界的空间就有多庞大吗?我的空间……只有这么小,只能装开我和你,还这么黑,这点光亮也就跟月光差不多吧?”

  我的心胸如此狭窄吗?!

  泉泉听出我语气中的失落,赶紧哄我:“不是的老婆,你要换一种想法,凌家从古至今几千年历史,能有几个人拥有自己的小世界?而且……我喜欢这里,就好像在说,你的心里只有我一样,让我觉得特别甜蜜特别幸福!”

  他的话,让我的心里跟泡过蜂蜜一样甜,鲜少说情话的人,不是他沉默寡言,而是他习惯说真话,所以我知道,他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那……我们现在出去?”我问道。

  “我先弄几张定身符,一次性全丢出去,搞不好能救下月染。”泉泉说完,就召唤出《开天法则》,抽出十几张灵符,有能够定住敌人的定身符10张,有能够加快自己速度的瞬身符6张,有快速止血恢复伤势的逆生符5张,还有一张能够爆发出强大风力攻击的爆风符。

  我接过两张瞬身符贴在身上:“行啊,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了,连逆生符都有。”

  这些符,是开天让我认过的,估计是为了方便日后《开天法则》认主之后,方便我用。逆生符算是耗费魂力较多的一种神符,可以抵消一次重伤的伤害,虽然不能长出残肢断臂,但是对于不伤及内脏的伤势,有瞬间恢复的功效,止血效果相当好。

  而爆风符,我认为就比较鸡肋了,虽然威力很大,但是不分敌我,原地龙卷风,离得近的全升空,我不喜欢这道灵符,看着它就一阵皮肉疼。

  所以,我还从泉泉手里拿走三张逆生符,万一真的要丢出爆风符,我也有逆生符接着。

  “好了老婆,开门吧。”泉泉也在身上贴了两张瞬身符,左手紧紧攥着爆风符以防万一。

  我转动手腕,守魂铃又发出一声脆响。

  随后,我们出现在了花田之上。

  “……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听到的,是红断的话。

  我眉头轻挑,原来时间回转的时间限制延长了!

  “月染。”泉泉喊他,见月染的目光移动到自己身上,才接着说:“我想喝你昨天泡的那种鲜花茶,你教教我老婆呗?”

  月染对泉泉的要求一向是有求必应,估计是出于对圣巫的感情所指。

  他直接走到我身边,下巴一扬,这意思就是让我跟上他。

  我跟着月染离去,而泉泉席地而坐,对着红断说:“还是等他们回来再说吧,咱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红断被打断了话,也丝毫没有尴尬,微笑着坐在泉泉身边,侧头看着他说:“月染告诉我了,你是夺舍了圣巫身体的别人。”

  泉泉不想理她,他这个人很单纯,明知道对方想害自己,根本不能压下自己心里满溢的快要流出心脏的讨厌,而和她迂回,可是他又必须拖延时间,等我和月染说明情况。于是,他:“哦。”

  就这一个字,算是回答了。

  红断并不认识泉泉,觉得泉泉对于除了自己老婆之外任何女人都不想理,呵呵了两声,隐藏自己眼底的杀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