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一品容华

一品容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4660 2021-01-13 23:01

  仁和宫里摆了两席,少年们一席,裴太后领着少女们又坐了一席。

  十二岁的裴思,容貌渐渐长开,眉眼秀丽,安静沉稳。她站在裴太后身侧,为裴太后布菜。

  裴太后笑道:“有宫女们伺候哀家,你快些坐下便是。”

  裴思微微一笑:“宫女们伺候是宫女们的事,我也有孝敬姑祖母的心意。姑祖母就容我孝敬一回。”

  裴太后莞尔一笑,也就不说了。

  这两年,裴思颇得裴太后喜爱。除了公主元熙和朱巧儿之外,便是裴思了。

  元衡坐在邻席,默默凝望着裴思。

  裴思个头比同龄人高一些,又早熟沉稳,看着便如十三四岁的少女。和初进宫时相比,她白净秀丽了许多。含笑立在那儿,如一朵聘婷的芙蓉。

  裴思似有所察,目光一掠,大方地冲元衡笑了一笑。

  元衡倒不好意思多看了,立刻低头用膳。

  午膳后,裴太后照例要午睡休息。

  少年男女们,便可以各自散去,或回屋休息,或聚在一处闲话。

  贺朝等了许久,总算窥了一个闲空,上前走到江婉婉身边。

  江婉婉原本正抿唇轻笑,贺朝一靠近,她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笑也笑不出来了,怯生生地垂下眼。

  贺朝碰了个软钉子,心里也有些委屈。

  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婉婉表妹为什么一直都怕他?她和贺阳那个混账说话时笑眯眯的,一看到自己就一副害怕的不得了的模样。

  他就那么可怕吗?

  他哪里不讨人喜欢了?

  贺朝忍着委屈,努力挤出生平最和善的笑容:“婉婉表妹,你平日喜欢做什么消遣?”

  江婉婉迅速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再次垂下眼答道:“我喜欢女红,会做些绣活之类。”

  贺朝脱口而出道:“那婉婉表妹为我绣个帕子吧!”

  江婉婉:“……”

  江婉婉疑惑地抬起头:“平国公府里没有绣娘吗?贺朝表哥怎么会缺帕子用。”

  贺朝的脸上掠过一丝可以的暗红,咳嗽一声道:“我想要婉婉表妹做的帕子。”

  看,他已经表露得很明显了吧!

  也献足殷勤了吧!

  就婉婉表妹那等女红绣活,除了他,大概也没别人肯要了。贺朝心里这么想着,又说道:“放心,不管帕子绣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的。”

  江婉婉:“……”

  呵呵,谢谢你的不嫌弃。

  江婉婉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拒绝:“我平日要读书,绣活也只偶尔做,打发时间。论绣活,也远不及绣娘们。委实不敢在贺朝表哥面前献丑。”

  没等贺朝再说话,就借口要午睡离去。

  贺朝初次献殷勤,碰了一鼻子灰。看着婉婉表妹匆匆离去的窈窕身影,少年贺朝默默握拳给自己加油。

  这次不成,再找机会。一定要让婉婉表妹明白他的心意和诚意。

  ……

  当然,以贺朝的脾气,这等丢脸的事,打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便是亲近如贺阳,他也是不会说的。

  也因此,贺阳错失了一次拍腿狂笑的机会。

  过了半个月,贺朝的机会终于来了。

  卫国公过寿,没有大办酒席,也设了十几席,招呼亲眷好友。贺朝贺阳身为晚辈,亲自去了江家道贺。

  因着彼此是通家之好,贺朝贺阳兄弟一登门,江尧裴绣夫妻两个都是满面笑意,还特意叫了江婉婉出来和兄弟两个相见。

  江婉婉先是笑盈盈地喊了一声贺阳表哥,轮到贺朝的时候,她立刻垂下头,声音又细又软。

  贺朝的心里,就像有十几只猫在乱蹿,几十个猫爪子四处乱挠。

  他这么喜欢婉婉表妹,婉婉表妹到底知不知道?

  江尧伯伯和裴绣表姨知不知道?

  他们愿不愿意将婉婉表妹许配给他?

  贺朝定定心神,竭力表现地谦谦有礼:“见过婉婉表妹。”

  江婉婉干脆连头都不抬了。

  贺朝心里十分憋屈。眼角余光瞟到贺阳想笑又不敢笑的俊脸,贺朝心里的闷气蹭地就来了。

  贺朝不着痕迹地瞪贺阳一眼。

  再敢偷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贺阳忍住笑,温和地对江婉婉说道:“今日府中贵客众多,婉婉表妹定然也忙得很,不必在这儿陪我们兄弟说话了。”

  可怜的婉婉表妹,被大哥吓成什么样子了。

  江婉婉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笑着嗯了一声,很快便离去。

  贺朝:“……”

  贺阳笑得肚子都快痛了。难为他还能绷住,一本正经地又和江尧裴绣夫妇道一声,然后拉着贺朝去吃酒席。

  贺朝哪里还吃得下酒席。

  不过,今日是卫国公寿辰。再郁闷懊恼,也得装个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只是,再美味的菜肴,吃进口中也味同嚼蜡。

  ……

  忙了一日,江尧裴绣夫妻两个到傍晚才清闲。

  夫妻两个凑在一起低语。

  “贺朝贺阳兄弟两个,性格各异,各有所长。你更中意哪一个?”江尧笑问。

  裴绣有些气闷:“我当然中意贺阳。贺阳也有国公爵位,说话风趣,又会讨长辈欢心。不过,结亲之事,光我中意不成。”

  “贺阳那个小子,时常去公主府献殷勤。还不时送些好吃好玩的东西给巧儿。康宁公主在我面前透过风声,他们对贺阳也很是喜欢满意。”

  这样的未来女婿,哪个做岳父岳母的能不喜欢能不满意?

  江尧看着妻子气闷的脸,哑然失笑:“你也是。以前一口一个贺家二郎。现在一见贺阳中意朱家姑娘,你就喊人家那个小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冲着你这样现实势利的岳母,贺阳也乐意做朱家女婿。”

  裴绣被调侃得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换在刚成亲那一年,就这几句,她就得和江尧闹半个月别扭。现在老夫老妻了,总算没那么小心眼爱生气了。

  “其实,我倒是一直很中意贺朝。”江尧笑着赞道:“贺朝和他爹一样,是天生的将才。身手出众,气势凌厉。同龄的少年郎中,无人能及。”

  顿了顿又低声道:“而且,以我看来,贺朝也对我们婉婉颇为上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