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恶婿当道

恶婿当道 咕噜散人 5547 2021-01-13 23:02

  “王八蛋,你有本事,就撞死我,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刘虎杀红双眼怒视道。

  “我很怕。”宁丰扭动了下脖子,他虽然不是宁家第一继承人,但是,在宁家也是说得上话的,现在居然被一个刁民,下等人,威胁咆哮了,有点丢人。

  “刘虎啊,你还真是大胆啊,敢开车来撞我,大概你不知我是谁吧。”宁丰啧啧道,走到刘虎的前面,高傲的道,“你以为你这点小手段和小背景,在我宁丰的眼里是什么?就是这个。”动用了小手指。

  “不死死活的东西,老子撞死了你老婆,那是她倒霉。”宁丰不急丝毫忏悔,更是冷笑道,“类似你们这样的低等人,死了几个有什么打紧的。”

  “给我割下他的耳朵。”宁丰道。

  一个保镖拿着匕首上去,把刘虎的一边耳朵割下来。

  “草泥马,来,老子不怕你,”刘虎忍着剧痛,一脸的狞笑,“来,杀了我,否则,我刘虎一定要弄死你。”

  “这种话,说出来,我听着实在可笑啊。”宁丰呵呵一笑,“你这么相似的话,行,我成全你吧。”

  说着,宁丰道:“埋了。”

  三人直接抬着刘虎下车。

  “少爷,刘虎还有一个儿子我们要怎么办?》”一个人问道。

  宁丰笑了笑,说道:“当然是杀了啊,这种事也来问我,这样才能铲草除根啊。”

  “我知道了,少爷,我一定办好的。”

  属下离开。

  宁丰喝了一口红酒,看了下时间,还早,找几个大学妹子出来聊一下人生。

  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开跑车去大学校园。

  那边方泽接到崔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了。

  “方老师,刘虎真去找宁丰了,估计,现在凶多吉少。”崔哥在电话忧心忡忡的说道。

  方泽的脸有点铁青:“崔哥,一定要找到刘虎,还有,去医院看一下刘虎的儿子,我怕那个宁丰发疯起来,连刘虎的儿子都不放过。”

  “好。”

  挂了电话。

  方泽觉得有点不放心。

  算了,亲自走一趟吧。

  方泽来到医院。

  “有人跳楼了。”

  “啊,还是一个孩子,怎么回事啊?”

  黑夜,有人叫喊。

  “快来人啊,有人跳楼了。”

  方泽面色巨变。

  身子飞奔而去。

  拨开人群。

  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是一个孩子。

  刘虎的孩子。

  方泽目光怔怔的看着再没有了生命气息的孩子,下意识的用手捂着心脏科,只觉得心脏要停止了。

  他只觉得全身都是冷的,冷得吓人。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已经跑过来了。

  “这孩子怎么就跳下来啊?”

  “我刚才看到好像有几个男把这孩子丢下来的。”

  “嘘嘘,小声点,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医生和护士已经把孩子的尸体抬走了。

  方泽像被人定了穴位,还是站在原地。

  地面上,刺眼的血,刺得他的双眼好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崔哥的声音响起:“方老师。”

  方泽回头:“嗯。”

  崔哥已经得知刘虎和孩子的事了,也是满脸的悲恸和愤怒,也是没想到宁丰连一个孩子都下这么狠的手,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

  “我没事。”方泽的声音变得很冷。

  崔哥犹豫了下:“刘虎死了,被活埋,我们的人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方泽手捏紧,又松开:“我知道了,真是麻烦你了。”

  崔哥想说点安慰的话,可是话到咽喉,只能蹦出几个字;“宁丰真是一个疯子,太他妈的不是人了。”

  撞死了刘虎的老婆也算了,还杀了刘虎儿子。

  “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你不用送我回去,。我走回去。”

  崔哥有点担心;“方老师,我还是送你回去吧。”见方泽身子有点摇摇晃晃的,走路都不稳。

  “我没事,真的的。”方泽笑了笑,拍了下崔哥的肩膀,随后,走出了崔哥的眼睛视线。

  崔哥叹息一声,看样子,刘虎的离开和孩子的死,给方泽打击很大,只怕,方泽也会展开疯狂的复仇。

  但是他知道,方泽要想单挑一个宁家的人,那,就是拿着石头碰鸡蛋啊。

  方泽只是一个人,宁家是一个大家族,底蕴深厚,能是一般人就能扛得动的?

  看样子,还是得吧这个事情汇报大少爷。

  方泽回到家之后,想了下,敲了下周木青门口。

  “大半夜的,来敲我家的门?你这个家伙,真有意思。”周木青开门就调侃说道,不过,很快,就发现方泽有点不对劲了。

  周木青看到方泽的眼睛一片深红。

  “方泽,你没事吧?”周木青收敛起调侃的心情,问道。

  方泽没说话,走进去。

  周木青把门带上。

  转头看方泽。

  砰的一声巨响。

  方泽一拳把餐桌打得稀烂。

  周木青吓一跳,印象中,方泽是一个很低调,很温顺的人,极少的生气,但,现在谁惹到方泽了,方泽这是要杀人的眼神啊。

  方泽坐下沙发上,心里无边的杀气,似乎淡了一点,随后问道:“周木青,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现在,我想让你帮我。”

  “你说。”周木青说,方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两次的救命恩人,别说帮他,哪怕是要自己一条命,也会给了方泽。

  “帮照顾好思敏。不要让思敏出事,”方泽缓缓的说道。

  “方泽,出什么事了,你和我说一下,也许我能帮上你的忙。”周木青说,“你这个样子,好像去赴死一样,你是思敏的老公,你这是要我帮你一辈子照顾思敏吗?我做不到。”

  方泽没说话。

  周木青突然上前一把就揪着方泽的衣领:“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方泽知道要是不告诉周木青的话,她不会照顾思敏的。

  方泽把刘虎的事情说了一番。

  周木青听完之后,满脸的杀气:“宁家,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死,该死,宁丰真是该死。”

  “方泽。”

  周木青看着方泽:“这个事情,我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帮你。”

  “好,谢谢。”方泽说,“我先回去睡觉了。”

  “回去睡觉?”周木青以为方泽马上杀过宁家,直接把宁丰揪出来打死呢,没想到方泽说回去睡觉。

  “对啊,累了,我想睡觉了。”

  周木青皱眉:“我说,方泽,你该不是想一个人去宁家吧,我可不答应。”

  方泽:“不会的,先下丧了刘虎再说吧。”

  周木青点头:“那你答应我,你不能一个人单独行动。”

  方泽看周木青执拗的目光,点头。

  “回去好好睡觉吧,别让思敏担心,刚才思敏还说你出去的时候很匆忙。”周木青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