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万物因你而生。”

  “本来这种灵力和你之间的连接关系应该存在于你存在于幻想乡的时候就消失。.”

  “在你离开幻想乡以后在自然恢复到原本妖怪们自生自灭的状态。”

  “但是你记录下自已来访幻想乡的事实,并且这个事实被记录。”

  “这就是成为妖怪们必须借助你的生命才可以维持强大的灵力,这种非常识扭曲成为了幻想乡的常识。”

  “你犹豫生命力被这样参考的入侵,而后四年后失去生命。”

  “你的同伴,莲子发现了你生命消逝的原因,却无力救你,她能够做的只有在绝望中毁灭一切。”

  “一次来抹杀行踪的痛苦,也是以此来师徒破坏掉整个因果,这也成为了最后拯救你的办法。”

  “这也是初代传打给我们微辣ID故事。”

  ‘我创造了幻想乡,又因为幻想乡而死亡。’

  ‘这让我说什么好。’梅莉说。

  “我依然难以相信,未来的我,居然可以做出在这电脑平台上构建世界,超越了程序。”

  ‘我实在为我未来自已拥有的水平折服,但是我也恐惧,毁灭幻想乡人居然是我。’

  “对不起,就算我知道一句对不起远远不够,但是请让我说一句,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进入会安静这样费心心血建立的世界,竟然会安静大家快乐生存的世界毁灭,我实在刷”

  ‘如果梅莉真的因此而死亡的话,或许绝望的中我可能做的出来,这种简直可以被称为愚蠢的事情。’

  “梅莉在梦中穿越幻想乡的既定事实,以及他写下的纸条记录自已旅行的既定事实,我们都无法更新。”叶不负说。

  “但至少我们可以做的是,通过我们的力量让那纸条不被发现,就是说穿越幻想乡的行为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由于无人知道,妖怪对你的生命力消耗就不会成为幻想乡的固有常态,你的生命会得到延续。

  而幻想乡也会因为你的存在而平静存在下去。”叶不负说。

  “那是我们所有人期待的结果。”

  “也就说,我们将要最初梅莉在竹林写下的纸条消除掉。”

  ‘是的,在初代的战斗中农,你不是已经掌握了创造代码的办法。’叶不负说。

  “幻想乡原本就是基于代码所创造的空间,使用相应的代码就可以将这个世界中存在过的异常从根源上消除,有那样的代码吧。”

  “嗯。”

  “那是最简单,只要将这个消除。”

  ‘终于找到了完美拯救幻想乡办法。’

  “不知道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然而结果一定不会有错误。”

  “不愧是叶不负。”

  ‘美丽到过还行啊ing小成为不知道他人知道的,幻想乡不会改吧,所有一切都在朝着方向发展。’

  “由此带啦ID时空错蓝,因果错乱崩坏也不会发生,现实世界也好,幻想乡也好都可以告自平和。”

  “没有事吗比这更好的结局。”

  ‘嗯,’叶不负说。

  “连我感叹这个方案的穿高兴,确实是让幻想乡走向了未来,充满希望。”

  ‘’打死你的表情却不那么高兴,这是为什么”八云紫说。

  这也是拯救幻想乡的唯一,也是最好的办法。”

  “但你们所有人都必须明白一件事情。”

  “如果最初的纸条被喜爱呕出,幻想乡中现在的我么你从那个时候开始到现在手游经历过的事情都会消失。”

  “过去的我们生活将会改变。”

  ‘幻想乡的我来将建立在平静中。但是现在的我们,经历过幻想乡会没在现实世界努力拼搏,为了很详细而奋斗的我们将不再从子啊。’

  “感情,记忆,经历现在的我们会失去一切,世界重新回到纸条消失的时间点上重新来过。”

  ‘只要u断送了我么那才可以让过去的我们活下去。’

  “这就是创造希望的未来,我们必须支付的代价。”

  ‘我们的毛虾你都会消失。’

  “我们了解到幻想乡的事情和大家项羽共同努力的经历也会消失吗。”梅莉说。

  ‘’是的。

  叶不负说。

  我不还要你。”

  “为什么非要这样,好不容易和大家成为朋友。”

  “如果是泽阳,还不如消失的人只有我一个。”

  “梅莉。”

  ‘幻梦终醒,无不散之筵席。’

  “这是幻想乡的意志决定的救赎,你们也不?组织,更何况,现在的痛苦是Wie了讲啦ID希望。”

  ‘不要再这里难过。’

  ‘我明明什么都不是的。’

  “我只是想要和大家更多在一起。”

  “这是我们必须选择通往未来的道路。”

  ‘对于他们的选择,我想没有人会反对吧。’

  ‘我早已经做好觉悟了。’妖梦说。

  “作为勇者的话,自然会有威风凛凛的出场,威风堂堂的退场觉悟。”天子说。

  “如果说现在为了自已的任性,反倒不对劲”

  “我们随需要的信仰除了幻想乡,还有黑蔷薇和白蔷薇,神柰子和青蛙子大人会满意这个选择。”

  ‘关于这个世界中完成过的新闻报道被删除了,稍微有一点遗憾呢。’

  “不过新闻不是历史记录,只有心的东西材质的我们去取景,看来我们的圈子注定会在幻想乡”

  “就算重新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追随文文大人一起写好报道。”

  “历史终于要回到过去了吗。”

  “回归永远亭的道路是这么艰难,曾经从月球来到这里,现在是从微辣知道过去,总感觉自已是最苦命打”

  ‘比起她们的选择,你的命苦实在不算什么,他们可以如此平淡做出这种选择,她们的付出比我们多的太多。

  “我就额米有机会将红魔见代入幻想乡了,不过于此同时我的红魔馆不会被破坏,有失有得,果然是恶魔大家交易呵呵。”

  “看样子和能符合大小姐的风格,我也同意。”

  ‘我可以平静接受这样的选择。’

  “芙兰和大家一样,不会子啊这里任性,不会因为这些快乐的回忆要小时而苦楚,芙兰已经是大人,芙兰明白事情的,呜呜。”

  “为了大义而舍生取义,自古以来武人都会有这样的骨气,既然是恩公的选择,我也无怨无悔。”

  “但是我哦做不到,这样回去,我又会变成软弱的妖精了。”琪露诺说。

  “那样的我就没有办法坚持我们的正义了,我不要那样,我还想要和蕾蒂一起成为最强。”

  “你是最强的,琪露诺,即便是在幻想乡中也没有一个妖精可以和你一样走到如今宏伟的路途上。”蕾蒂说。

  “也许我们互失去力量但为此换来了幻想乡自由与和平,这不就是真正的无私的正义,真正的强大。”

  “虽然风风火火的冒险都要回归原点,不过作为解除了幻想乡最大一边的感觉也不坏。”魔理沙说。

  “不知道回到那个时候的我,是否还可以走出魔界,脱离母亲大人的壁虎,开始新的生活。”

  “在怎么说也算是摩羯的领袖,对自已稍微有点自信,要是你那自由佣兵的其实在历史中沉沦,那可就不行了。”

  ‘这次姑且也许你们的任性好了,等到幻想乡恢复原状,跪着来我的花田接受惩罚,明白吗。’

  ‘还真是严格呢。’

  “叶不负。”

  “抱歉呢,辉夜。”

  ‘有些强迫你不得你接受我的任性了。’叶不负说。

  “嗯。”

  “但是,我也已经决定了,不管何时我都会支持你,直到永远,因为我知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这样真的可以吗?”

  “为了幻想乡,为了幻想乡走向希望的未来,你们会。”

  “不必再瘦下去了,八云紫这是我们做出的决定,就这样好了。”

  “嗯。”八云紫说。

  “果然相信你们真的太好了。”

  “你的眼光一直很准确,妖怪贤者。”

  “那么辉夜开始吧。”

  “为了走向未来输入正确的代码,巴托了。”

  ‘我知道了,那么开始吧。’

  “如释重负。”

  “这样一来还行啊ing小回到过去的时间,平静的开始全新的未来。”

  “终于做到了,我们终于做到了。”叶不负说。

  “身体在消失。”妖梦说。

  “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叶不负谢谢,引领了叛逆的我,和幽幽子大人和解。”

  “在剑道馆的生活,实在幻想乡留下的珍贵回忆。”

  ‘即便如此,幻想乡重新开始我不会记得,但是守护幽幽子大人的信念呼更加深刻印记的在我的灵魂深处。’

  “你的利刃不会有迷茫,妖梦,划过无尽的岁月,你终于会到归属之地,为此开心吧。”

  “嗯。”

  “梅莉莲子,我也有一个任性的妖气,如果幻想乡真的是你们创造的,那么就请让我的爷爷和我一起,更多守护好幽幽子打入多一些时候。”

  “拜托你们了,这一定是爷爷的期望。”

  ‘我会记得,那样的设定,我一定会记得,放心吧。’

  美丽说。

  “真的非常感谢。”

  妖梦说。

  “消失就是那样样子,天子你的身体有些透明”

  “你也是一样。”

  ‘是么。’

  “不知道没有我管理镇子上会如何。”

  ‘不过没有功夫伤心,你们可不要忘记勇士精神啊。’

  “有你们的努力鬼才可以和人类和睦相处,这也算的上沙漠之中珍贵的甘露。”天子说。

  “想象我居然奴隶岛这个地步了。”

  “哈哈,天人也有天人的荣誉。”

  ‘回到过去的幻想乡,你还会用地震一番一边,到时候别做的太过火。’辉夜说。

  “还会有这种事情吗,那样的话,提前做好报告才行么”

  “那样的话是不会变的无趣了,而且亲切的创造主要为我们安排什么,海说不定。”

  ‘现在我们无法设定。’

  ‘随遇而安了,天子在这里和大家告别了’

  “在过去的幻想乡,我们会再次相遇,到手忍耐一下天子,和她好好相处吧。”

  “最后一句多余了。”

  “渐渐消失原来会让身体变的轻飘飘,还真是有点升格为神明的感觉。”

  “一想到要脱去机师的服装换回巫女服,稍微有些不适应。”

  ‘虽然凿毛还是适合巫女服装。’

  “那个时候的经历真是锂离子阿木”

  “但是我们也是Wie了尽快结束战争对于城镇的破坏而做出了艰难的选择。”

  “而对比现在,在这个选择不算什么。”

  ‘信仰就这样回归幻想乡原点,也是不错。’

  “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幻想乡中的哦我们的,到头来都是你们默默守护。”

  “对你们表示感谢,妹红辉夜,你们才是真正值得信仰的存在。”

  ‘有些言重了,我么你做了自已该做打’

  ‘回到过去真是太好了,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一边。’

  ‘同为巫女,领鞥呢能够做到底我也会比她做的更好。’

  “毕竟你的身上尤为真任性的风月战都。”

  “新年的时候记得来一下。”

  “这么快就到我们了。”文文说。

  “我还以为可以最后消失呢,这样可以做个总结新闻,糟糕了糟糕了。”

  文文说。

  “不会还在想着稿子。”

  ‘被看破了。’

  “抱歉,莲子和梅莉,本来想要采访你你们,但是这么做又要牵动异变了。”

  ‘我可不要担负这么大的责任,所以我们互相神情凝望一下,好好将彼此身姿刻印在脑海中。’

  ‘还真是十分动情。’

  “有吗?”

  ‘如果我们当时选择了拯救所有人。’

  ‘阻拦火山爆发,恐怕我们此刻也死了。’

  “而现在同样是妹红和辉夜Wie哦我们做出的选择,不过是为了拯救现在的我们,而为了幻想乡换来搭配静静。”

  ‘而是放弃了现在,让幻想乡拥有更为救援,更为安详的未来,真的是好伟大,我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文文的帮助下,犬走椛你也厉害了。”

  “好的,画画都开始变强,我也要努力了。”

  ‘’在微笑中退场吧,大家,茄子。”文文说。

  “一个个小时,即便是面对微笑,也让人难以接受。”

  ‘我能够理解这些,毕竟我们在这个世界拼搏的记忆不在存在。”

  “这样看来或许现实世界中你们做的一切都有回报。”

  “很闷一起非常开心,感谢这是我唯一要说的话。”

  ‘好吧,再说下去恐怕要输了。’

  ‘在竹林之中我会守护好了,希望在相遇吧,叶不负。’慧音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